| 电站零部件

玻璃一片难求“割伤”光伏业 工信部定向松绑产能政策稳供需

来源:全民光伏    时间:2020-12-17

今年光伏市场出现的玻璃价格翻倍行情,进而制约了光伏行业整体新增装机规模。对此,管理部门对有关光伏玻璃产能限制政策进行了适度松绑。

12月1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开征求对《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下称《修订稿》)的意见。

《修订稿》中指出,光伏压延玻璃项目可不制定产能置换方案,但新建项目应委托全国性的行业组织或中介机构召开听证会并公告项目信息,项目建成投产后企业履行承诺不生产建筑玻璃。

今年以来,光伏玻璃市场价格一路飙涨。镀膜3.2mm产品均价从今年6月的23元/平方米上涨至10月的37元/平方米,12月价格已达到43元/平方米。

在不久前的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阳光电源(300274.SZ)董事长曹仁贤表示,“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今年被玻璃‘划伤’了,原本今年的目标是50GW的装机量,但事实上即便现在能装上去,也是没有利润可言的。”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制造与研发高级副总裁张光春更是直言,“硅材料目前所占的成本没有玻璃高,这是一种‘怪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在年度大会上很多市场人士都担心,玻璃的紧缺会严重制约光伏产业在明年的装机规模。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政策的松绑,将有利于缓解光伏玻璃供需的紧张态势,有助于光伏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和全面评价上网目标的实现。

数次修改的办法

《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是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于2017年12月31日印发,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彼时政策出台的目的是为了有效压减水泥熟料、平板玻璃过剩产能,推动技术进步,加快联合重组,优化结构布局。

今年1月份,工信部发布《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回答》,将光伏玻璃也纳入了产能置换的名列中。根据此前政策,平板玻璃行业(光伏玻璃也算是平板玻璃的一种)严禁新上扩大产能项目,确有必要新上的必须实施产能置换,根据不同项目情况开展减量或等量置换。

事实上,在今年10月,工信部就曾发布关于征求《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意见的通知。

但在10月的《修订稿》第四条“下列情形可不制定产能置换方案”中,还并不包括光伏压延玻璃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在12月16日工信部公开征求对《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的意见中,《修订稿》第四条新增了两种情形,光伏延压玻璃项目也纳入了可不制定产能置换方案。

《修订稿》指出,光伏压延玻璃和汽车玻璃项目可不制定产能置换方案,但新建项目应委托全国性的行业组织或中介机构召开听证会, 论证项目建设的必要性、技术先进性、能耗水平、环保水平等,并公告项目信息,项目建成投产后企业履行承诺不生产建筑玻璃。

事实上,这一政策变动的背后,是工信部综合考虑玻璃行业人士和光伏组件厂商的两方意见后的结果。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11月29日,工信部召开了一场关于光伏玻璃企业与光伏组件企业供应保障对接座谈会。

在对接座谈会上,会议代表预测,2021年光伏行业玻璃缺口为8至10GW,同时因组件尺寸升级以及大硅片比重增加,只有新建的窑炉才可满足大尺寸玻璃的需求,预估明年大尺寸玻璃的满足率仅50%至60%。

而关于光伏玻璃产能政策,一方面,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秘书长周志武赞成有序放开光伏玻璃产能。他认为光伏玻璃供应短缺只是暂时的,如不加限制完全放开,预计 2022 年将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光伏组件厂商希望的则是产能置换政策的全面放开,全部改为由市场调节。

对于两方不同诉求和观点,工信部相关领导彼时表示,会将信息上报上级单位,对于光伏玻璃熔炉项目报批和产能置换进行更加市场化的管控。

一片难求的玻璃

“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今年被玻璃‘划伤了’。原本今年的目标是50GW的装机量,但事实上即便现在能装上去,也是没有利润可言的。”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表示。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制造与研发高级副总裁张光春更是直言,“硅材料目前所占的成本没有玻璃高,这是一种‘怪现象’。”

造成“怪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今年下半年光伏新增装机量的需求的快速增长,另一方面是光伏玻璃产能扩张受限。

根据此前相关政策,平板玻璃行业严禁新上扩大产能项目,确有必要新上的必须实施产能置换,根据不同项目情况开展减量或等量置换。

“玻璃的生产周期是8至10年,投产后就不能停。此外批文、环评等因素致使建设时间也相对较长,基于玻璃行业的自身特点,玻璃行业实际上经不起需求大涨大落的变化。” 周志武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今年以来,光伏玻璃市场价格一路飙涨。镀膜3.2mm产品均价从今年6月的23元/平方米上涨至10月的37元/平方米,12月价格已达到43元/平方米。

业内人士指出,一片难求的玻璃,已经成为困扰光伏组件及其下游企业的难题,如果不及时解决将严重制约行业发展。

“光伏玻璃的价格的确是涨了一倍,一些玻璃企业的毛利率50%以上,15%的下游企业开不了工。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出台了切实可行的方案,拿出15亿元做竞价,平均度电补贴到了3.3分钱,户用5亿元达到8分钱补贴,目的就是扩大受众面,为光伏装机量的增长提供支撑,但这些努力都被光伏玻璃的价格抵消了。”一位北京地区光伏从业人士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11月3日,隆基股份(601012.SH)、天合光能(688599.SH)、晶澳科技(002459.SZ)等6家主要光伏组件企业曾发出《关于促进光伏组件市场健康发展的联合呼吁》,指出当前产业链上游的玻璃产能面临短缺,已严重影响到光伏组件的排产和交付能力。

为保供应,组件企业自身也在通过签订长订单等形式保障玻璃原料供应。此前天合光能与亚玛顿(002623.SZ)签署玻璃采购合同。根据合同约定,2020年1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天合光能将向亚玛顿采购合计8500万平米光伏玻璃,预估合同总金额约21亿元人民币。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政策的松绑,将有利于缓解光伏玻璃供需的紧张态势,有助于光伏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太阳能光伏网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凡注明“来源:国际太阳能光伏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太阳能光伏网,转载时请署名来源。

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

阅读(2632)

最新推荐

更多太阳能光伏信息推荐 >